首页 > 新闻 > 正文

老北京皇城根儿 两处遗迹 话当铺

摘要:现在的社会上有不少的当铺。不过,和过去不一样,现在这当铺,也都在高楼大厦的底商中,装修跟银行似的华丽,空调、电脑,穿西服工作的职员们。

现在的社会上有不少的当铺。不过,和过去不一样,现在这当铺,也都在高楼大厦的底商中,装修跟银行似的华丽,空调、电脑,穿西服工作的职员们。


那么老当铺是什么样子?这个恐怕很多人都是从侯宝林等老一辈表演艺术家的嘴里,才能听到一二的了。“分头二三柜,头柜收金银古董细软,二柜收裘皮大衣硬木家具,三柜收日常用品……一个唱戏的铙钹,被说成了缺箍短袙,救火用的铜草帽一对儿。”



可是真的当铺是什么样子?在建国初期,由于当铺是坑害穷苦人的行业,所有的当铺都在几年之内关张了。不过,至今北京的一些小胡同中还保存着老当铺房子。我们也只能从这些可能也将会消失的苍老的容貌上,来判断当年当铺的狡黠了。

老当铺 也当过拆迁办

如今建国门西北角东总部胡同的西口,路南还能看见一座青灰色的老房子。房门上面,还有用洋灰雕刻出的“宝成当”的牌匾。2006年,东总部胡同南侧拆迁,这里还曾经作为拆迁办。



走进小院子,却寻不到什么痕迹了,院子中的多个房间已经挑掉了房顶。仍然在院子中居住的一个年轻人说,这个院子听说在60年代、70年代都经曾搬迁来居民,至于当铺的老东家,早就无法寻觅了。


当 铺房本身的房门紧锁,透过门上的玻璃,能看见屋子中和普通的民居房已经没什么区别,那些高高的柜台,戴着帽壳的伙计们,只有通过想象来还原了。只不过,老 房子的院门下面,仍然留着两道滑轨,虽然如今院子是木门,不过很容易想到曾经满当铺珍宝的时候,这里那两扇推拉式的铁门。而如今能看见这种门窗结构的,大 抵只有在天坛北侧西晓市街路南侧的老古董店了。


附近的老邻居们说,这个房子曾经在06年作为拆迁办,眼看着周边的一片平方被夷为平地。能见证这个老当铺兴盛与衰落的老人们,恐怕早已随着搬迁,天各一方了。



家住在老当铺的仓库中

在煤市街西侧的北火扇胡同里,路北还保存着一个“完整”的老当铺——鼎盛当。走进院门,经过狭长的过道,能看见一个约两米高的木头影壁。影壁在北京的民居中非常广泛地出现,不过,木头影壁,如今在胡同中能看到的已经寥寥无几。



影壁上的漆皮脱落,里面是密密麻麻的“麻刀”,也就是和泥、和腻子时候加入的如同棕的东西。影壁后面,是一个房门。房门两旁还贴着崭新的春联。


正聊着,一位大嫂从房门中走了出来。“呵呵,这里经常来摄影爱好者,我住的房子,听说就是当铺当年的仓库。”热情的大嫂,请大家进屋“参观”了自己的屋子。整个房间,比起普通的民居房顶稍高,却也看不出当铺的痕迹了。


大嫂带着,顺着房子旁的过道走到了后院。“过去,这三排房子听说都是仓库,我家这个,除了一个小窗户,几乎密不透风,听说是专门存放古董字画的仓库。”大嫂是70年代搬来这里,当年的老邻居搬进来时,当铺的老东家也早已不知去向。


“你们都拿这里当成好地方,不过我们住在这里,可是挺难受的。”当铺的老房子可能考虑到防火防盗等因素,墙壁使用密度大的砖头,砌得相当厚实,“家里面的潮气很大。尤其是入冬的时候,生火晚了几天,浑身的关节都很疼。”

另一个“宝贝”停放在院子深处的角落里——一辆曾经北京街头遍布,夏天给人们带来些许凉意的白色天使:卖冰棍的手推车。但愿这辆曾经给过无数北京人清凉回忆的小车,能随着这个位于文保区里的“鼎盛当”,平安长眠。



当铺 进门要下台阶

这两处当铺,还有一个共同之处,就是进门后,要下台阶进院子。换句话说,人们在走出院子时,先要上台阶。

其实走在现在的胡同中,可能不难发现很多民居出门都是上台阶的。不过这并不是因为违反了这个规矩,而是在胡同建设的变迁中,在经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修路建设后,路面被抬高。要知道,老北京很忌讳出门就要上坡,认为这是出门赚钱难的表现之一。

可是当铺却相反,出门上坡,进门下坡。其实,这种情况也不只出现在当铺中,很多买卖家都是如此,为的是,让主顾觉得进门容易。

当铺行话有多少?



徽商当铺,在北京名气颇大,经营手段也有些特色,保证了自己的收入来源。其实无论是哪里人,不少做买卖的人心“脏(一声)”。据记载,当票上做些手脚,也是常用的经营手段,如同相声里所说,一件好皮袄,会被说成是“虫吃鼠咬,光板无毛”,以免在当铺中出现损坏后需要赔偿。

据 《百年大栅栏》记载,当票上潦草不堪,如同现在某些医生的处方。当票上的一般用墨笔所写的“套写”,只写字的一半,比如“衫”写作“彡”,“袄”写作 “夭”,“棉”写作“帛”。也有些东西故意用暗语,比如袍子写作“披风”,马夹写作“穿心”,裤子写作“叉开”,狐皮、貂皮大衣写作“大毛”,羊皮写作 “小毛”,长衫写作“幌子”,鞋写作“踢土”,帽子写作“遮头”,戒指写作“圈指”,耳环写作“垂耳”,银子写作“软货龙”,金子写作“硬货龙”,古画写 作“彩排子”,古书写作“黑牌子”。

其实做买卖的也讲个诚信,不会动辄把东西损坏。不过,既然当票上已经留了后手,要是真遇上损坏丢失,恐怕主人也得认倒霉。当东西的人,大都也未必打算当成旧货变卖,毕竟其中很多值钱的甚至家传的东西,有着很大的保留价值,而在当铺中,其经济价值顶多也就是市场价值的一半。


这是网上的藏品当票,上面写着“声明,每元每月纳息三仙,多少照数计算,过期不赎,任从发卖充本。虫鼠咬烂、火烛贼劫意外等事,各安天命,与本按无涉。认票不认人。”天哪,如此霸王条款。


常人春老先生讲当铺故事

年过八旬的常老先生,近日闻言有老北京爱好者将前往老当铺探究一二,特地写出了自己年轻时,闻听的老当铺故事。

当铺是收受贵重物品如金银首饰、文玩古董、硬木家具、绸缎衣物等作抵押,按物所值向外贷款的行业。是一种典型的剥削行业,旧时的当铺,在群众中口碑很不好。


当 时曾有一则谜语谩骂当铺:远瞧一座城,近瞧是木龙,里面装着噶杂子王八蛋,还有骗爷爷的那点铜。而且市场上一有动乱,兵民首先哄抢当铺,最典型的,在近代 史上有两次,一次是清光绪二十六年,1900年,八国联军侵略北京,中外兵、匪,乱民抢掠当铺;第二次是中华民国元年,1912年,袁世凯为拒绝南下,制 造的“兵变”,兵、民打砸抢掠当铺。这有老舍著《我这一辈子》文学作品对这一详细实况进行描写。这两次事件,在民间小曲“拉大票”甚至和尚的“外佛事”当 中都有所反映。


旧 时,当行的传说极多,最有趣的是行内斗法的故事。却说,有当铺头柜、二柜(即正负经理)外出办事,柜上只剩下几个不太识货的伙计。这天,刚一下板,来了一 位身穿长袍马褂,道貌岸然的老者,要当一个翡翠烟袋嘴,说这是清初康熙老佛爷御赐之宝,要求给写二百两银子。伙计拿来一看,成色确实不错,是玉器中的上 品。要轮值多少银子,不好下定论,只好跟账房先生商量,给他写了一百两银子。老者争竞了半天,账房先生俱说两个掌柜都没在家,我们不好做主。老者只得拿了 一百两银子,悻悻而去。

次 日,两个掌柜回来了,伙计便向掌柜报告,说昨天我们以一百两银子收了一件宝贝——翡翠烟袋嘴。掌柜一看这货,马上就火了,说:“得!该当我破财,这可是无 妄之灾!”晚上用红纸写了两封休书,给账房和那个收活的伙计,压在枕头底下。账房先生和那个收活的伙计只好卷铺盖走人。

两 个掌柜睡不着觉,琢磨如何让那个当当的老头来赎这个烟袋嘴。于是他便下帖,请同行人在一个大饭庄子吃饭,饭后,他向在座的同行说:“我们柜上收了一号货, 是个假翡翠烟袋嘴,骗去我一百两银子。我自认倒霉。为了让假货断根,不再欺骗世人,今天我当着各位,把它砸碎。”说着便掏出了个翡翠烟袋嘴,又掏出个小锤 子,啪啪,把这个假翡翠烟袋嘴砸个粉碎,扬于地下。

这 件事不几天就在当行中传开了。没出一个礼拜,那个当假翡翠烟袋嘴的老头出现了,拿出一百二十两银子,要赎这个翡翠烟袋嘴。全柜上的伙计都傻了眼,都推说被 掌柜锁起来了。这时,当当的老头心说,你们拿不出来,就得赔我二百两以上的银子。于是,双方大吵大闹起来,掌柜的从后柜出来,说:“你是真赎,还是假 赎?”老头将一百二十两银票往柜台上一拍,“赎当还有假的吗?”心想,今天叫你们柜上一板,拿不出我当初的翡翠烟袋嘴,咱得好好咬你一家伙!

没想到,掌柜把银票一接,马上从兜里,把他原当的翡翠烟袋嘴拿出来了,说:“咱柜上最讲信义,绝不会私吞了您的宝贝。您看看,是不是您的原物。”老头一见才真正猴吃芥末——瞪眼抠嘴。当铺掌柜说:“好!完璧归赵了!”

原来老掌柜在请同行的饭局上,砸的翡翠烟袋嘴,是另一个假货,为的是引诱原来的骗子来赎当,进行再次讹诈。这手果然成功了,全柜上伙计无不佩服老掌柜的这点心路。



典当行 新颜装扮新角儿

“虫 吃鼠咬、光板没毛、破面烂袄一件儿……”这是《大宅门》里一家当铺老板吆喝的一句台词,您可能早就学得滚瓜烂熟了。其实,许多人对典当的认识,都是通过影 视作品得来的,对这个古老的、曾经蒙着剥削色彩的行业充满了好奇,其实现在社会上还有不少的当铺。不过,和过去不一样,现在这当铺,也都在高楼大厦的底商 中,装修跟银行似的华丽,空调、电脑,穿西服工作的职员们。



“过去的当铺,利息要得高,东西价值压得低,跟现在可是两个样子。”民俗学家翟洪起说。


现 在有些典当行甚至还扮演起了“保姆”的角色,有人为了临时给自己的爱车找一个安全的“托车所”,索性就把车放进典当行,“去年五一的时候,我们要外出旅 游,由于没有车库,就把车给了典当行,我的车去年刚刚买的,价值10万多,按理最多能拿到五六万元当金,但由于不需要钱,我只当了1万元钱。看着典当行细 心地把车封存入库,我放心地旅游去了。而我付给典当行的费用只有400多远。”这比临时租个车库便宜,而且典当行还必须按合同保管李先生的汽车,损坏还得 赔偿,一举两得。

而 行业之间的争斗也是老典当行的特点。“《大宅门》里面,白景琦用大粪当出了几万两银子,这说起来都是过去那种典型看人做买卖的故事,现在也不会出现了。” 对手之间要保密,“那些当票,都不会让外人从字体中看出当的是什么东西、多少钱。”翟洪起说。而这些情况,在市场规范的今天也不会重现了。



最令当时老百姓们气愤的,自然是当铺的利息。“过去的利息比起如今的典当行,高处几倍是正常的。如今,银行也能抵押,典当行的利息,大都和银行的贷款利率挂钩。可是在旧社会,老百姓没法不接受高利率。现在,人人平等,竞争公开,规定也都是白纸黑字了。”翟洪起说。

如今,虽然老百姓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,但是在日常生活中难免会遇到周转不灵、资金断链的难题。因为需要得急,向亲朋好友借,碍于面子、欠了人情不说,还不一定借得到;向银行贷款,不是条件不符合,就是时间来不及。此时,方便、快捷、灵活的典当贷款就成了他们的“雪中炭”。


现在的规范当票。


其 实如今社会上的某些典当行,名字仍然采用了当初北京当铺的名称。只是,它早已没了高高的柜台,少了些许当年专断的霸气,俨然扮起了好人缘的角色。如饰品、 手表、相机等放在店内出售,价格一般比估价便宜;托管大件,除了可以让你获得一部分资金外,还可以保证当物完好无损,别的地儿可没这样的好事儿。如果您还 收藏有早年的当票,那可得好好和现在的比一比,时代的痕迹,人们社会地位的变化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
(转自猫儿胡同)

我要留言 更多...
登录(请登录发言)
在线典当 特价绝当 在线客服 淘当微信

扫描二维码加入淘当微信

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12 Taodang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24小时客服QQ:25535559
淘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448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606号 技术支持:shopkv.com